“插畫界的奧斯卡”中國巡展 帶來全球最美插畫

2016-06-01 15:55:29    所在頻道:  活動頻道    來源: 界面新聞
  十年前,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曾說:“圖畫書在其他地方有漫長的歷史,在中國卻姍姍來遲,這是非常大的遺憾。”如今在中國,繪本或圖畫書的概念已經深入人心,繪本館如雨后春筍一般生長。
 
  這個夏天,博洛尼亞插畫展從意大利漂洋過海,登陸中國。精美的插畫可以讓你重尋稚子之心,感受童年的單純心緒。
 
  這是博洛尼亞插畫展首次進入中國,并將在北京、成都、上海、西安、深圳、濟南六大城市開啟為期一年的巡展。首展在北京國家圖書館典籍博物館開啟,隨后移師“央﹒美術館”,一直到7月末。
 
  這次展覽匯集了全球76位著名插畫家的384幅獲獎作品原畫,包括巴西的羅杰﹒米羅(Roger Mellow)(代表作有與曹文軒合作的《羽毛》)、意大利的瑪麗亞基婭拉﹒迪﹒喬治(Mariachiara di Giorgio)、西班牙的阿道夫﹒塞拉(Aldolfo Serra)、韓國的安尚順、日本的熊介U-suke;中國的岳帥、羅玲、黃雷蕾等。
 
  今年正好是博洛尼亞插畫展50周年。50年前,博洛尼亞兒童圖書博覽會剛創辦三年,來自歐洲、日本、美國等地的展商與參觀者絡繹不絕。博洛尼亞插畫展在此基礎上創辦。如今,博洛尼亞兒童圖書博覽會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童書展,而博洛尼亞插畫展也贏得了“插畫界的奧斯卡”之美譽,每屆都有來自世界幾十個國家的藝術家提供數千幅作品參展,展覽代表了世界童書插圖的國際水準和方向。
 
  博洛尼亞插畫展最初是邀請展,每屆邀請世界著名插畫師前來參與。 “但后來我們發現,如果總是以這樣的方式展覽,每次看到的都是著名插畫師,那我們的眼光將一成不變。評委們想發現一些新的東西。” 意大利博洛尼亞插畫展組委會經理艾瀾娜﹒帕索里(Elena Pasoli)在采訪中說。所以他們將展覽變成競賽式,向世界各國的畫家開放,無論他們是否知名和專業。每年都有幾千幅插畫作品競賽,評選出來的70余位插畫師的作品獎進入插畫展。
 
  以"創意、教育價值和藝術設計"為標準,在評審作品時,評委會選擇富有新意的、好看的作品而非傳統的。當然,他們也面臨著很多抉擇與疑惑:“這種作品會是給孩子看的嗎?要選擇有教育意義的還是孩子們喜歡的?插畫到底是什么?”
 
  “童書是兒童走進的第一個畫廊。” 艾瀾娜認為,插畫也會讓孩子了解現實世界,“插畫描繪了世界的多種可能,關于殘疾兒童,父與子,還有自然的秘密。插畫描繪的不僅僅是幻想世界,還有現實世界。”
 
  那么,兒童插畫能否涉及一些沉重的話題,如失去、死亡、疾病和戰爭?博洛尼亞插畫展評審烏拉·瑞丁認為這毫無疑問是可以的,只要插畫家能夠在孩子的認知框架之內,體驗孩子看世界的視角。“悲傷可以被解釋和接受,避而不談只會給孩子帶來創傷。我們應該嚴肅地談論它們,給孩子足夠的尊重。他們會逐漸理解死亡、悲傷、喜悅、愛與幸福,生活本身就包含這些。”
 
  當然,插畫師的敘事能力決定了插畫能否給孩子帶來多樣的感受。博洛尼亞插畫展要求每個畫家投5幅作品,能5幅作品講述一個令人信服的故事贏得了勝利。艾瀾娜說,“你要通過插畫講故事,有表達力,因此這種創作過程不是很自由的。”
 
  在博洛尼亞插畫展開幕式上,新近獲得安徒生文學獎的曹文軒也認為,“當我們今天在談論全世界那些最好的圖畫書的時候,實際上我們在談論那一個精致的、絕妙的、無與倫比的故事。”對于插畫作品而言,僅僅是畫作精良遠遠不夠,能夠與文字共同編織成故事,插畫才能夠稱之為插畫。
 
  曹文軒與博洛尼亞的關系由來已久,多年前他就是中國少數幾個經常去博洛尼亞書展的作家。他說:“后來我將精力主要放在童書上,就是博洛尼亞書展給我的啟發。”他在那兒完成了許多書的出版貿易與插畫溝通,比如《草房子》的插畫、與羅杰·米羅合作的繪本《羽毛》,而這些“在安徒生評獎的過程中起了很大作用”。值得一提的是,米羅與曹文軒先后獲得了2014年、2015年的安徒生獎。
 
  2016年博洛尼亞會展中曹文軒與世界著名插畫師英諾·森提相遇。他說,“英諾·森是我心中的圖畫書的高山,我對他有高山仰止之感。”中國文學出版社正與這位老人溝通,希望他能夠為曹文軒的一部長篇小說做封面。“如果能夠達成,那將是我一生中非常幸運的一件事情”,曹文軒說。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码图十二生肖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