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傳統如何為未來藝術提供新的語言

2019-11-26 10:22:15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文匯報   作者 :   范昕
  正在上海舉行的首屆“水問”當代水墨大展上,造訪上海的倫敦皇家美術學院董事局主席查爾斯·索莫瑞斯·史密斯爵士提出,作為中國藝術重要傳統的水墨,完全可以為世界藝術創作提供一種新的語言和媒介。
  
  應該說,是越來越多腦洞大開的作品,讓學界關注到未來水墨創作的嶄新可能。在這次展覽上,人們看到了11位重要的現當代水墨藝術實踐者的作品,一些創意完全有別于傳統的水墨畫:有的作品甚至全然不用墨與宣紙,卻不約而同流淌出水墨的東方韻味,為未來的水墨創作找到新的接口。王天德的《佘山漁隱圖》,遠看像一幅傳統水墨山水圖,近看會讓人察覺出其間的斑駁。這得說到他在創作時用到的一種重要形式——香燙。王天德的作品時常將一層燙畫疊加在一層水墨畫之上,讓畫面形成錯位的效果。水墨的部分會不經意地在鏤空處出現,也會不可避免地在重疊處隱匿。這多少帶了些禪宗的意味,正是這位藝術家想表現傳統水墨的一種創作思維。
  
  書法線條則成為王璜生的創作靈感。在他的《日課·心經》中,密密麻麻到眼花繚亂的書法線條顯而易見,卻無法辨認出它們究竟是些什么字。這一團團無從理清的線條,意外給了觀者仿佛有好多話要說、又無從說起的感覺。王璜生這是通過對傳統抽象的“線”“筆”的再抽象,將它們抽離為更自由的表現元素。
  
  甚至有藝術家運用了一種現代數碼的表達形式,將人工智能應用在水墨上。黃宏達設計推出了一款機器人,根據嫦娥四號發回的月背圖像和美國航天局發布的月面3D圖像,創作出《月球背面》水墨畫。機器人內置的算法與難以控制、充滿未知的水墨相結合時,擦出了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藝術火花。
  
  對這些實踐,畫家李磊認為,20世紀初開始,一批留洋藝術家將目光投向西方,嘗試將西方繪畫的思想、方法、模式植入中國繪畫,對我們的筆墨、水墨方式進行了非常多的嘗試。這種嘗試加速了中西融合的發展。但這種水墨的創新,基礎是基于西方對藝術史的思維邏輯。進入到21世紀后,水墨面臨著一個新的可能性,更多的藝術家開始思考,如何從傳統的中國文化精神當中闡發出當代的文化,從而思考和面對未來的發展。
  
  藝術家王劼音則坦言,近年來自己陸續聽到很多人說現在的中國畫不行了,尤其和油畫相比,沒有力量,色彩又不鮮艷,也沒有厚度,一張薄薄的宣紙。也有人非要在宣紙上跟西方人硬拼,非要畫出油畫的效果。“實際上中國畫畫不出油畫的效果。我覺得水墨畫平靜如水反而是它的特點,把平靜如水做好了以后,反而與西方藝術拉開差距了。”
  
  史密斯爵士用傳統的再塑造來理解當下水墨藝術迎來的發展空間。史密斯說:“從前我們普遍認為的寫生等繪畫基礎訓練,被越來越多的人視為過時、沒必要。有一段時間,我們甚至不把繪畫基礎訓練作為課程的一部分了。”在他看來,這其實走到了另一個極端。這樣的觀念是需要糾正的。“我們現在的確推崇那些有創造力、有想象力的藝術,讓學生們的思維進行更多的探索、實驗。但這并不意味著阻止、廢棄舊的傳統,而是讓傳統為新的創造提供一種新的語言和媒介。”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码图十二生肖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