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人的正是這幅畫暗藏的玄機”

2019-10-25 10:09:49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遼寧日報   作者 :   
  遼寧省博物館有一幅重磅級的書畫作品吸引了眾多游客駐足觀看,參觀者不僅折服于畫家高超的畫技,更被畫中暗藏的玄機所吸引,它就是《虢國夫人游春圖》。研究者指出,從這幅畫中可以看出唐代女性的地位。同時,這幅畫為后世留下太多的疑問,而正是因為存在這些疑問,才使它更加吸引人。
  
  楊貴妃的三姐是虢國夫人
  
  《虢國夫人游春圖》縱51.8厘米、橫148厘米,記述了顯赫一時的虢國夫人和她的眷從盛裝春游的情景。原作是唐代著名畫家張萱所繪,現已遺失,此次展出的畫作是宋代的摹本。
  
  那么這幅畫的名字為什么叫《虢國夫人游春圖》?歷史上誰是虢國夫人?
  
  據《新唐書列傳》記載,早年的唐玄宗李隆基勤于政事,勵精圖治,開創了中國歷史上少有的“開元盛世”,但在后期,唐玄宗寵愛楊玉環,不理朝政,過起了侈靡艷逸的生活,并分封楊貴妃的三個姐姐為韓國夫人、虢國夫人和秦國夫人。與此同時,又任命楊貴妃的堂兄楊釗也就是后來的楊國忠為金吾衛曹參軍。楊國忠后來又被封為右宰相,獨攬朝政大權。
  
  杜甫的詩作《麗人行》中寫道:“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盍葉垂鬢唇。背后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就中云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詩作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楊氏一家勢傾天下的奢侈生活。
  
  遼寧省博物館研究部主任董寶厚介紹說,研究者普遍認為《虢國夫人游春圖》是唐代張萱根據杜甫詩《麗人行》而創作的。
  
  “在楊貴妃的幾個姐妹當中,最漂亮的當數虢國夫人,唐玄宗非常寵慣她,賜給她隨時入宮的特權。”董寶厚介紹說,唐代詩人張祜《集靈臺·其二》詩中寫道:“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騎馬入宮門。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峨眉朝至尊。”詩的意思就是說虢國夫人平日大白天都可以騎著馬進宮,她從來不涂脂抹粉,淡淡地描一下眉就可以見皇上了。從中我們可以想象虢國夫人的美貌,同時也暗示虢國夫人跟唐玄宗的關系非同一般。
  
  據《新唐書》記載,唐天寶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亂爆發,安祿山打出奉旨討伐奸臣楊國忠的旗號,在幽州(今北京)起兵。唐玄宗逃往四川。行至馬嵬驛時,禁軍嘩變,在禁軍的壓力之下,唐玄宗只好將楊貴妃處死。虢國夫人聽說后,帶著兒子、女兒和楊國忠的老婆裴柔向陳倉逃去。陳倉縣令聽說后帶人去追趕,虢國夫人走投無路,先掐死了自己的兩個子女,然后殺了裴柔,最后自殺,但沒死成,被隨后趕來的縣令抓進大牢。
  
  不久,虢國夫人刎傷出血凝結喉中,窒息而死。
  
  畫中右邊第一個人很特殊
  
  這幅畫既然叫《虢國夫人游春圖》,那么畫面中的人物哪個是虢國夫人呢?學界對此爭論不休。作者張萱給后人留下了一個千古之謎。
  
  董寶厚指出,明確此圖中的“虢國夫人”到底是誰,說清為什么是她,是欣賞這幅傳世佳作的關鍵所在。為此,董寶厚用排除法一步步地分析,為我們揭示出哪一位最有可能是虢國夫人。
  
  畫面上共有八騎九人,神態各不相同,有輕松愜意的,也有不敢懈怠的;有嘴角上揚的,也有愁容滿面的。無論是勒緊馬轡還是揚起馬鞭,不管是目不斜視抑或左顧右盼,每個小動作都被描繪得細致清楚。畫面最后有一個小姑娘,而這個被人抱在懷里的小姑娘不可能是虢國夫人,那么畫面上就剩下了8個人。這8個人騎了8匹馬,8匹馬中有的戴紅纓,說明馬上的主人身份非常高貴,不戴紅纓的馬,主人不可能是虢國夫人。如此一來,畫面上就剩下了4個人。在這4個人所騎的馬中,有兩匹馬不但戴了紅纓,而且馬鬃梳成三花形狀,這表明主人身份更加高貴,她們兩個人有可能是虢國夫人。抱著孩子的那個中年婦女,雖然馬鬃梳成了三花,但她不可能是虢國夫人。為什么呢?“從畫面上看,抱女孩兒的婦人已經人老珠黃,毫無貴婦人的風度,且列于隊尾。古代貴族出游不可能自己抱著孩子,這個中年婦女的身份很可能是個保姆,她抱的孩子是虢國夫人的女兒。”董寶厚解釋說,“此外,這個婦人的長裙顏色較為暗淡,且面容凝重。在唐代,貴族女子的服飾應該是濃艷、雍容與奢華的,也就是說,她沒有唐代貴族婦女的高貴氣質。”
  
  這樣一來,畫面上就只剩下一個身著男裝行進在最前面的“領隊”最有可能是虢國夫人了。單從其身下馬匹而言,不但馬鬃為三花、佩有紅纓,鞍韉上還繡有云紋繞虎,障泥上則是雙棲鴛鴦,馬尾束結表明很有可能是西域戰馬,這些都說明騎馬人的身份不容小覷,再看這人神態頗為倨傲自然。董寶厚說,所以,目前學界偏重認為“他”就是虢國夫人。據史料記載,虢國夫人非常喜歡女扮男裝,還喜歡佩劍出行,而且其個性張揚,常一馬當先,率眾前行。如此說來,這個著男裝、行進在隊伍第一位的人是虢國夫人的可能性最大。
  
  楊仁愷在《國寶沉浮錄》中曾提出不同的意見。他認為,從古人出行的儀仗習慣來說,沒有把主人放在最前面之理。在敦煌壁畫《張議潮出行圖》以及歷代帝王《鹵簿圖》中,都是主人在中間或偏后的位置,前有開道,后有殿隊,這幾乎是封建社會的定制。在這幅畫中,他認為畫面中部左側,眼光望向前方,身穿淡青色窄袖上衣,搭配白色披肩,下面穿著描有金花的紅裙,裙擺下露出的繡鞋上還有紅色花紋的貴婦為虢國夫人。因為她居于畫面視點的中心,神態威嚴,目不斜視。另外,此人是畫面中唯一沒有涂抹脂粉的人,這與詩人張祜描寫的“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峨眉朝至尊”的生活作風相吻合。
  
  記者調查發現,到目前為止,畫面中到底哪個人是虢國夫人并無定論,普遍認為第一名男裝者是虢國夫人的可能性大。
  
  董寶厚說,誰是真正的虢國夫人,這個隱藏在張萱筆端下的謎團恐怕還將爭論下去。“誰是真正的虢國夫人并不重要,對于這幅國寶來說,它引出的畫外之音,才更值得咀嚼、品味。”董寶厚說。
  
  董寶厚指出,大唐時代是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國力強盛,經濟繁榮,思想活躍,對外開放,對內政策寬松,有著海納百川般的胸襟。唐代婦女普遍樂觀、自信、開朗、豁達,女性之美也呈現出雍容富貴的景象,尤其在上層社會。《虢國夫人游春圖》中表現出來的唐代婦女著男裝的風尚,也從側面反映出唐代禮教寬松,男女地位趨于平等。唐代婦女渴望像男人一樣擁有權力,治理天下。所以唐代才會出現武則天、太平公主、平陽公主、上官婉兒這樣的“女中豪杰”。可以說,唐代是封建社會中,女性幸福指數最高的朝代。
  
  展出的《虢國夫人游春圖》作者是誰?
  
  楊貴妃死后,楊家勢力消亡。可是有人卻用畫筆將楊家在歷史上最輝煌的一瞬留了下來,這個人就是唐玄宗時期的宮廷畫師張萱。
  
  據《宣和畫譜》記載,張萱是唐代畫家,京兆(西安)人,開元年間曾任史館畫直,相當于唐代貴婦的專職畫師。他擅長畫仕女和嬰兒,還有騎馬的貴公子,被譽為唐代仕女畫的代表人物。
  
  縱觀《虢國夫人游春圖》,圖中人物神態從容,乘騎步伐輕松自如,人物服飾輕薄鮮明。一行人前呼后擁、浩浩蕩蕩,如花團錦簇,畫面上洋溢著雍容、自信、樂觀的盛唐風貌。“畫的主題是‘游春’,但背景不落半點墨痕,既沒有青草綠木、春燕鮮花,也沒有春水微波,卻能讓人通過畫中人物悠閑歡愉的神情和駿馬輕舉緩行的步伐,感受到風和日麗的春天氣息,真是‘此處無聲勝有聲’,可見作者繪畫的高明之處。”董寶厚說。
  
  在張萱之前,以婦女為主題的繪畫作品不多,專畫婦女現實生活的就更少見,像顧愷之的《女史箴圖》、閻立本的《歷代帝王圖》一類的畫,大都是與宣揚封建道德戒規相聯系的作品,從這一角度講,張萱畫現實生活中的婦女,代表著唐代仕女畫的典型風貌,直接影響了晚唐五代的畫風。
  
  公元907年,唐朝覆滅,這幅享譽八方的《虢國夫人游春圖》也在動蕩中流失。北宋的第八位皇帝宋徽宗趙佶是一位極具藝術天賦的君王,他癡迷書畫,喜愛收藏,尤其是唐代張萱的畫更是令他朝思暮想,他讓眾大臣四處尋找張萱的真跡。
  
  不久,《虢國夫人游春圖》真跡被找到。宋徽宗喜出望外,天天觀賞。考慮到這幅畫卷很難保存,宋徽宗命令翰林書畫院的畫師臨摹此畫。其中只有一幅畫令宋徽宗滿意,因為這個沒有留下姓名的畫師不但臨摹了張萱的畫,而且把北宋畫院簡潔、明快的畫風融入其中。于是宋徽宗下令,《虢國夫人游春圖》真跡和摹本同時交宣和內府永久收藏。
  
  不久,北宋滅亡,宋徽宗、宋欽宗和皇子、宮女等幾百人,包括宮中的收藏統統被金兵掠走。由此,唐代真跡失傳,只留下這幅宋代摹本。
  
  記者注意到,這幅名畫上并沒有畫家的題款和印章,只在畫前面隔水處有金章宗完顏璟瘦金體書“天水摹張萱虢國夫人游春圖”題簽一行并鈐“明昌”(金章宗第一個年號)諸璽。董寶厚介紹說,唐代畫家還沒有在畫上題款和加蓋印章的習慣,到了五代至宋代期間,畫作中才開始出現落款,但是,即便落款也只落“窮款”,即只落姓名、年月、軒號。元代以后,文人畫開始流行,文人才開始落款,在明顯的位置加上題記或詩文。
  
  據史料記載,完顏璟是金國第六位皇帝。“和其他金國皇帝不同,完顏璟從小就十分喜歡中原的藝術,特別愛好書法,尤其對宋徽宗獨創的瘦金體十分推崇,他模仿宋徽宗的瘦金體幾乎可以亂真。他還曾效仿宋徽宗在朝中設立書畫院,從‘天水摹張萱虢國夫人游春圖’幾個大字的風貌看,金章宗完顏璟的書法極得宋徽宗瘦金體的神韻。”董寶厚解釋說,“天水是地名,位于今甘肅境內,是趙氏郡望,就是宋徽宗的祖籍,所以宋朝也被稱為‘天水一朝’,‘天水摹’就是宋徽宗趙佶臨摹。”
  
  那么,問題來了,這幅畫確系宋徽宗本人臨摹的嗎?董寶厚分析,這幅畫筆法非常專業,應該是非常老道的工筆人物畫家所為,而宋徽宗本人擅長花鳥,并不擅長人物畫,所以現在學術界普遍認為此畫應由宋代畫院高手代筆。
  
  誰收藏了這幅畫?
  
  董寶厚介紹說,《虢國夫人游春圖》曾經宋內府、金內府,南宋史彌遠、賈似道,清王長恒、梁清標等人收藏。卷末有明末清初書畫家王鐸為其題跋。
  
  清代乾隆皇帝因愛好書畫,在位期間不遺余力將全國珍品收藏到清宮內府,《虢國夫人游春圖》的宋代摹本在這個時期成了清內府的收藏,從此成為乾隆皇帝最喜歡的收藏品之一,編錄在《石渠寶笈續編》中。
  
  辛亥革命之后,宣統皇帝退位,此畫被溥儀偷運出宮,藏在天津英租界的宅子里。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溥儀攜此畫準備逃往日本,被蘇聯紅軍在沈陽東塔機場逮捕,溥儀隨身攜帶的這幅名畫和其他多件書畫作品一起被蘇聯紅軍截獲,移交給當時的東北銀行保管。1950年春,經文物鑒定專家楊仁愷鑒定,此畫就是流傳千年的《虢國夫人游春圖》的宋代摹本。從此,這幅畫就成了東北博物館,也就是現在的遼寧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码图十二生肖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