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人工智能展覽引發的思考

2019-07-02 11:09:54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經濟參考報   作者 :   桂濤
  英國舉行了一場關于人工智能的展覽,目的是探討人與機器之間的邊界與關系。
  
  展覽在倫敦金融城一個展館舉行。這里平時是戲劇、交響樂和電影——這些人類文明成果的展示之地,難得迎來那些在空中揮舞的金屬手臂和對人點頭哈腰的機器狗。
  
  展覽別出心裁地從猶太教與東亞文明中的萬物有靈論開始敘述。猶太教的拉比像上帝造人那樣賦予泥土生命,造出了沒有語言能力的泥偶“戈勒姆”;萬物有靈論者則認為山川、大河、動物、玩具均有生命。它們是人類賦予物體以生命的最早嘗試,是發展人工智能的先驅。
  
  歐洲發展機器人的嘗試始于500年前。最早投資搞研究的是歐洲的天主教會,目的是用機械闡釋上帝的力量,重現圣經故事。人們發明鐘表模擬天體運行,那么同樣由上帝創造的人體是否也有精密鐘表可以指引?這一想法幫助人類產生了制造機器人的念頭。后來,機械慢慢普及,普通人借助機器就可以擁有強大力量,機器也助力了文藝復興與工業革命。
  
  筆者走在展廳里,驚嘆于人工智能的發展。展品中有可以寫出“愛情打碎了榮譽夢想中的星辰”這樣浪漫詩句的程序,有3D打印出的耳朵和嘴巴,有和真魚一起暢游的機器魚,有人體器官芯片,還有中國的創客運動發展介紹。
  
  巨大空間中,聚光燈打在那些能和人類互動的冰冷機器手臂上,筆者內心升起一絲恐懼。機器人眼中的世界與人類眼中的世界有多大差別?人類如何將自己的價值觀教給機器人?人工智能是否會歧視人類?是否會最終戰勝并替代人類?
  
  事實上,展會已經在探討人工智能“歧視”問題。一個美國非洲裔女科學家發現,人臉識別技術對她的面部不敏感,常常無法掃描識別,而當她戴上一個白色男性面具后,卻總能被快速識別。那個白色面具就被放在展館中。
  
  比起受萬物有靈論影響的東方,受基督教文明影響的西方社會對人工智能的道德困惑與恐懼可能更大。基督教認為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出人,而人造出的人是誰的形象?同樣可以“造人”的人與神之間還有多遠的距離?
  
  筆者在展會上遇到華裔圍棋棋手樊麾。他曾多次獲得歐洲圍棋冠軍,也是世界上第一個在十九路棋盤上被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擊敗的職業棋手。他正忙著接受各國媒體的采訪。
  
  筆者問樊麾當他被AlphaGo以5:0擊敗后,心里是否恐懼?
  
  他回答,不是對對手恐懼,而是對自己未曾認識的自己恐懼,他此前從沒想到會輸給人工智能。
  
  筆者又問他,機器是否會最終取代人類棋手?
  
  樊麾覺得這是個沒意思的問題。“就像我們不會和汽車比賽長跑、和相機比賽誰畫得更精準一樣。”他說,人工智能本質上就是個工具,幫助人類解決了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
  
  “而且,AlphaGo給出的下法是人類棋手無法想象的,它幫我們拓寬了圍棋的思路,也在世界范圍內提升了圍棋的知名度。”樊麾說。
  
  筆者希望他的判斷是正確的,也希望人與機器并非是棋盤兩側的對弈者。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码图十二生肖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