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保護的“守”與“破”

2019-06-11 10:24:25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福建日報   作者 :   李珂
  6月8日,我國迎來了第3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從2006年“文化遺產日”的設立到2017年更名為“文化和自然遺產日”,非遺快速地走入人們的視野和生活。2011年6月,我國出臺了第一部保護非遺的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從此非遺保護走上了法制化軌道。
  
  6月1日,我省非遺保護的重要里程碑《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正式實施,為推動具有福建特色的非遺保護工作可持續開展奠定了堅實、科學的法律保障基礎。今年遺產日我省非遺系列活動的主題為“非遺保護 中國實踐 閩臺傳承”。面對新時代、新主題,在十幾年的摸索實踐中,我省非遺保護邁上堅守與創新發展之路。
  
  堅守:保護為主,搶救“瀕危”
  
  不用釘、不用鉚,只用一根根木棍,就搭建出中國傳統的木拱橋造型。8日,在“文化和自然遺產日”福建主會場的中國木拱橋傳統營造技藝展位,記者看到,老少游客紛紛拿著小木棍,在傳承人的教授下饒有興趣地體驗該項技藝。
  
  而對面的中國水密隔艙福船制造技藝展位,傳承人對“水密隔艙”制作的講解,也引得眾多觀者驚嘆叫好。
  
  目前,這兩項技藝都已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急需保護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我國最主要的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模式是搶救性保護,這一方針是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一致的。”我省文保專家梁祥霖指出,我省本月起實施的《條例》,就是堅持保護為主,強調對瀕臨消失的代表性項目,本省、本地區特色以及特有的文化形態項目,實施優先原則。
  
  “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記錄、保存,是非遺保護的最基礎性工作,而后才是傳承和發展。”梁祥霖認為,以往,對于政府非遺保護工作,要求涉及各方面,而這次《條例》明晰了政府職能,其主要做記錄、整理、保存工作,及出臺管理的方針、政策,而大量的傳播工作則給社會各層面。
  
  “即使是生產性方式保護非遺,其著眼點也在于保護。”他說。《條例》強調,堅持合理利用,規定應當注重傳承非遺的工藝流程和核心技藝,保持其真實性、完整性,保護非遺的核心價值和文化內涵,以及其在自然演變過程中可以依存的文化風貌和文化生態,不得歪曲、貶損和過度開發利用。
  
  梁祥霖認為,在開展生產性方式保護過程中,一定要堅守住“非遺”項目手工制作方式和手工技藝這一底線,一旦項目的制作工藝完全機械化,將會斷送“非遺”項目的生命,喪失了它的文化價值。
  
  探索:整體性保護,建生態區
  
  8日,文化和旅游部公布了50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優秀保護實踐案例,我省申報的《泉州南音保護實踐案例》成功入選。
  
  “泉州南音的保護實踐證明,建設文化生態保護區對非遺保護是科學并且有效的,是我國對非遺保護方式的重要創新探索。”專家認為。2007年,我省率先探索建立了我國第一個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閩南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
  
  我國在非遺保護實踐中,既探索了搶救性保護、生產性保護的方式,又創造性地提出了整體性保護的方式。我省文保專家、省藝研院原副院長馬建華認為,設立文化生態保護區,以其為載體,將非物質文化遺產及其得以孕育、滋養的人文環境加以整體性保護。“這其實是對文化空間的活態整體保護,通俗說是見人見物見生活,留文留魂留鄉愁。”
  
  從2007年開始,福建就以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為核心,建立了各種項目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習所(點),開展師徒傳承、家庭傳承、群體傳承等活態傳承工作,使福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有序,傳承實踐能力不斷提高。
  
  “同時,選擇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集中、文化形態保持完整、群眾保護意識較高的村鎮街區作為重點區域,對區域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和與之相關的物質文化遺產、自然遺產進行整體性保護。”馬建華認為,與歷史文化名鎮名村、傳統村落重在物質文化保護不同,文化生態保護區重在活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發展方面發力,使村鎮街區成為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融合的活態文化空間。
  
  據統計,目前閩南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范圍內共有傳習場所205個,其中民辦傳習場所166個,該區三個設區市和各縣(市、區)均已建立了代表性名錄。《閩南文化生態保護區總體規劃》提出的30個瀕危非遺項目均得到有效保護。
  
  為推動全面、深入、可持續地將實驗區建設向深度和廣度拓展,《條例》特別提出以設立省級文化生態保護區實行區域性整體保護的做法保護非遺,并對設立條件與退出機制進行明確。
  
  省文旅廳非遺處處長蘇忠明介紹,結合3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區管理辦法》,我省將出臺省級文化生態保護區管理辦法。目前,21個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中我省已有2個,分別為閩南文化和客家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省級媽祖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正在申報國家級。
  
  創新:暢通渠道,促閩臺傳承
  
  “53年前,我就在臺跟隨福州師傅學習壽山石雕技藝,臺灣的篆刻和鈕雕藝術源自大陸,兩岸要加強交流才能傳承好。”8日在福州舉辦的閩臺非遺精品展上,臺灣石雕大師廖德良帶來了壽山石雕精品參展。
  
  廖德良被稱為“臺灣鈕雕第一人”。去年,我省在第四批非遺傳承人評審中,首次將臺灣同胞納入評審范圍,廖德良成為首位獲評福建省非遺傳承人的臺灣同胞。在這之前,廖德良被臺北市文化局審定為“無形文化資產傳統藝術保存者”。
  
  廖德良告訴記者,近年來,在政府資金的支持下,他陸續收了一些學生免費跟他學習。“兩岸都認可我是印鈕雕刻的傳承人,我就要盡到責任。”
  
  今年福建“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突出閩臺傳承元素。來自臺灣的十余支隊伍參加主會場活動,涉及傳統武術、傳統戲曲、傳統工藝美術等非遺項目。
  
  省文旅廳副廳長林守欽表示,福建正積極發揮文緣優勢,助力福建建成臺胞臺企登陸的第一家園。“我們將繼續面向臺灣地區開展非遺傳承人評審工作。”根據《條例》,我省將鼓勵和支持與臺灣地區開展非遺保護工作的合作和交流,促進閩臺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傳播和發展。
  
  新聞鏈接
  
  數讀福建非遺
  
  南音等七個項目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非遺名錄(名冊),是我國迄今在國際非遺保護三個系列上獲得大滿貫的唯一省份。
  
  全省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130項、代表性傳承人143人、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2個;省級項目517項、保護單位579個、傳承人735人、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1個、文化生態保護示范點15個;納入市、縣兩級管理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為1300多項。
  
  保護政策組合拳
  
  《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公布實施后,我省將開展《條例》的普及宣傳并嚴格按照《條例》規定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
  
  今年將做好閩南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驗收,客家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總體規劃的出臺和媽祖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國家級申報工作。
  
  我省還將加強非遺傳承實踐能力建設,深入實施非遺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培育非遺生產性保護示范點,推動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與鄉村振興、脫貧攻堅戰略相銜接。加大非遺闡釋傳播力度,積極探索非遺進校園、非遺+旅游的有效做法,為文化遺產保護利用和傳承發展注入新的動力。
  
  非遺數字化保護
  
  從2015年至今,我省每年推薦約10位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進行搶救性記錄拍攝工作,目前已完成和正在進行中的搶救性記錄項目共有38項,部分項目的搶救性記錄成果獲得全國優秀。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码图十二生肖2019